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兄弟轮奸
兄弟轮奸

兄弟轮奸

在省城的某家网吧里,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正在和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小男孩子聊天,聊到尽头,开始视频,女孩发现那男孩很帅,那男孩发现那女孩很美,于是两个人就提出见面,地点是红旗大街路灯下,谁也不知道他们会是如此荒唐的约定:由女孩到红旗大街的路灯下去和那个男孩子见面。这个错误的决定又酝酿了一场悲剧。

  女孩子走出网吧,正好发现一个白色的面包车在路上游动,她就招了招手,那白色的面包车很快就停在了女孩的身边,打开了车门。

  此时已经是夜晚十一点多钟了,女孩坐进车里,就给那个网友打电话说" 我已经上了一个白色面包车,马上就到………啊!

  那个男网友就听女孩" 啊" 了一声,信号就断了。

  原来这哥俩个已经动手了,还是弟弟抢去了那女孩的手机,迅速关掉,然后用黑色头罩蒙住了女孩的脸,然后紧紧的抱住了她,哥哥很快就把车开到城外,他们本来也是想把那个女孩子捆绑起来的,可发现那个女孩子已经浑身瘫软了,裤子都尿湿了。

  弟弟威胁说" 你别动,听我们的,要不就杀了你,那女孩哆哆嗦嗦的说" 只要你们不杀我,让我怎么都行" 哥哥说" 那我们就把车开回家去好好享受一番,于是,弟弟紧紧抱着那个女孩子,哥哥把车开回了自己家的村子,一路上,弟弟不停的摸着那女孩子的乳房,摸着那女孩子的阴部,摸那女孩子的屁股,后来索性摘取女孩子头上的黑色面罩,抱着女孩疯狂的亲吻着。女孩子开始轻声的呻吟着。

  哥哥一边开车一边对弟弟说" 你忍一会儿把,别刺激我了,看我把车开翻了。

  等到家我们两个玩个够。

  到家的时候几乎就是一点左右了,村里的人都已经熟睡,那个女孩子为了自己的生命,也答应任他们摆布。没有喊叫,没有反抗。

  来到哥哥家里,他们在院子里停了车,然后把女孩拉到屋里,挡好了窗帘,开着了电灯,就开始搜身,女孩子随身携带的二百多元钱都被他们搜去了,那女孩还是重复着那句话只有你们不杀我,要什么都行哥哥对那女孩说" 你把衣服裤子都脱了吧,那女孩顺从的脱去了衣服和裤子,弟弟说" 乳罩和三角裤也得脱" 那女孩照样做了。此时她已经是赤条条的站在地中间,一个少女的裸体完全呈现在了两个男人的面前。他们发现这女孩子的皮肤远不如那年轻女人的白皙丰满,她的乳房和屁股也不如那年轻女人的大,可毕竟是年轻的女孩子,那身体却是紧蹬蹬的,他们相信她的阴道也一定是紧蹬蹬的。

  插进去一定比那个年轻女人的舒服。

  哥哥和弟弟也急忙脱光了自己,他们疯狂的扑过去,一前一后的抱着女孩子,哥哥的鸡巴在前边顶,弟弟的鸡巴从后边伸,哥哥双手抱着女孩的屁股,弟弟双手摸着女孩的乳房,哥俩个尽情的享受着这个少女的肉体。女孩子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任凭哥俩个猥亵。

  哥俩个就这样在地下抱了一会,摸了一会,鸡巴都硬帮帮的了。他们又开始商量谁先干的问题,弟弟说" 上次是你先干的,这次就让我先干吧,哥哥说,那是平点赢来的,这次还得" 要单双" ,弟弟只好答应了,你还别说,这次还真的就是弟弟赢了,弟弟对女孩说" 你躺倒炕上去吧".那女孩乖乖的躺倒了炕上,闭上了眼睛,弟弟跳到炕上分开了女孩的双腿,跪在女孩的身边,用手在女孩的乳房上摸了一会,在女孩的腹部摸了一会,在女孩的阴部又摸了一会,然后就把手指头伸进了女孩的阴道里,感觉女孩子的阴道是紧蹬蹬的,热乎乎的,滑溜溜的,那女孩的身子一阵促动,下意识的把两腿夹紧了。

  弟弟说" 这女孩子的小逼好紧那,裹住了我的手指头,真不知道我的鸡巴能不能放进去" 哥哥说" 你快点把,我都等不及了,你要不干我可先干了。

  弟弟急忙压上去,紧紧趴在了女孩的身上,一只手搂着女孩的身子,一只手捏着自己的鸡巴,插到了女孩子的阴道里,屁股一用力就插到底了。弟弟兴奋的说" 哥哥我插进去了,好紧那,好热啊,好舒服啊,爽死了!真紧那,把我的鸡巴裹得麻酥酥的。

  女孩子紧闭着眼睛,浑身抖动着,不知道是恐怖还是享受,弟弟用双手支撑起自己的身子,在女孩子的身上疯狂的抽插着,他弯下头看着自己的鸡巴在那女孩子的阴道里出来进去,每一次插入,女孩都能呻吟一声,每一次拔出,女孩子都要抖动一次,他发现自己的鸡巴上有一些黏糊糊的白色的东西,他疯狂的抽插着,那感觉是麻酥酥火辣辣甜滋滋的,他更加用力了,那小土炕发出了碰碰的声响,女孩子的嘴里不时的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女孩子的脸抽搐着,牙齿咬的很紧,她是在努力的忍受着。

  弟弟终于发泄了,可他还是搂着那女孩的身子不下来,想尽情的享受一会儿这少女娇嫩的肉体,哥哥等不及了,照着弟弟的屁股很很的打了两下,弟弟这才极不情愿的从女孩的身上翻了下来,哥哥迫不及待的压了上去,把一个硬硬东西一下子就插到了女孩子的最底部,就听女孩子" 啊" 了一声,泪如雨下了这个" 哥哥" 身体庞大,阳物也非常大,那女孩身材娇小,皮肤细嫩,此时她一定是很痛苦的,可这个哥哥却感觉非常享受,他挺着巨大的阳物,疯狂的冲击着,一次次的插到女孩的最深处,把女孩子痛的大汗流淌。

  女孩痛苦的说" 啊,大哥,我受不了了,你轻点的把,大哥求你了,你快放了吧。你看你都把我干冒汗了。

  女孩这一央求,这个哥哥更疯狂了,他的鸡巴已经是暴涨了,一次次猛冲,一次次插入,把女孩子干的痛苦不堪,哥哥狂喊一阵子终于发泄了,他紧紧的搂着那个娇小的女孩子,那庞大的身子像一块石头,任凭弟弟怎么推,他也不下来。直到他射净了,搂够了,方才翻身下来,弟弟急忙又压了上去……哥两个又开始轮番进攻

  ……哥哥把女孩拉到炕沿边上,让她趴在那里,翘起屁股,从女孩的小屁股后边又干了一回,那女孩子的屁股那么小,这哥哥的东西那么大,怎么一次次的就能插进去呢?

  哥哥不停的抽插着,女孩的屁股不停的扭动着,是痛苦,是享受,是恐怖,谁也说不清。

  ……弟弟让女孩坐在炕沿边上,身子成M型,他挺起自己的鸡巴,迎面又给女孩插了进去,然后竟然把女孩子抱了起来,女孩子紧紧搂着弟弟的脖子,屁股在他身上不停的坐动着,此时她也只能这么做。她也许是想让这个男孩子舒服一下子也好能把自己早点放了。

  哥俩个竭尽所能,把黄片上看到的招式都用上了,换着样的干这个女孩子,哥俩个把女孩子干了好多次,女孩子没有反抗,任凭他们一次次的插入,她已经是麻木了。她已经筋疲力尽了。

  哥俩个已经累的不行了,可还是想干,望着那紧蹬蹬的女孩子的身体,他们还是想插进去。

  哥哥忽然想起了" 小姐的口活" ,就让那女孩给他用嘴吸吮他的阴茎,女孩子没有办法,只好照他们吩咐的去做,她张开小嘴,把哥哥的阴茎含在嘴里,她感觉一阵恶心,非常想吐,可是当他看到哥哥那凶残的眼睛,她流着泪继续吸吮着,直到哥哥的阴茎硬挺起来,哥哥说" 来,小姑娘,你坐到我的鸡巴上来," 他躺在炕上,他扶着自己的大鸡吧,硬挺挺挺的向上竖立着,真像一个小擀面杖,女孩感觉非常恐怖,可她知道那东西是能插进来的,因为那东西已经插了她好多次了,她毕竟也挺过来了。她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分开双腿骑到哥哥身上,把哥哥的鸡巴对准了自己阴道口,把那庞大的龟头顶在自己的小阴唇上,慢慢地坐了下去,她心里有数,只要坐上去,那会是撕心裂肺的疼痛,这根巨大的鸡巴会捅进她的肚子里,她尽力用腿支撑着不敢做到底。可那个哥哥毕竟是凶残的,他捏着女孩子的腰,使劲儿往下一用力,然后屁股往上一挺,那女孩子的屁股实实在在的坐到了哥哥的阴部上,哥哥的大鸡吧一直就插到了女孩子的子宫上哥哥感觉自己的龟头是顶到了一个光滑的皮球,然后便有一阵快感从他身上泛起,而那个女孩则是痛苦的大叫一声,想逃脱他的大鸡吧,可是她的腰被那哥哥的大手狠狠的卡住了。他捏着女孩的腰部,一上一下的搬动着,女孩痛苦的呻吟着,大汗淋漓了。哥哥抬起头来望着自己的鸡巴在女孩子的阴道里出来进去,他非常有一种成就感。

  弟弟在一边也忍受不住了,他把女孩子的手按到自己的鸡巴上,让女孩子套弄,他便不停的用手去摸女孩子的乳房。

  哥哥突然坐了起来,把弟弟推到一边,把女孩子抱在怀里,搬着女孩子的屁股上下动作着,这对于女孩子来说毕竟不像方才那样疼痛了,女孩子便随着他的手劲儿动作起来,还不听的呻吟着,一个光溜溜的小女孩,在哥哥的怀里窜动着,她的小乳房在哥哥的胸部滑动着,哥哥终于忍不住了,他突然把女孩子紧紧抱在怀里,狠狠的吻着她的小嘴,下边就疯狂的发射了。他真担心自己的疯狂发力会把这个娇小的身子给搂坏了。

  可那个小女孩子还是忍受住了。

  弟弟学着哥哥的样子让女孩子坐到自己的身上,可那根鸡巴已经干了好几次了,已经软绵绵的了。怎么也弄不进去,他只好把女孩子拉到炕沿边上,让女孩子的屁股放在炕沿上,让女孩子的两腿分开,然后弟弟站在地下,把一个软绵绵的小鸡巴勉强塞进了女孩的阴道里,就这样来回抽插了几次,还真的硬了,他让女孩坐到炕沿上,面对面的抱着她,吻着她,下边一次次的抽插着终于发射了。

  哥俩个都睡着了,女孩子也疲倦的睡着了,她眼里还流着泪。

  不知什么时候,那女孩子被这哥俩个给弄醒了,那个哥哥说,快穿好衣服,我们送你回家,女孩吃惊的瞪大了眼睛问" 真的呀" 说着急忙就穿衣服,然后下地,穿鞋,弟弟说" 为了不让你知道这里的位置,我们必须给你蒙上眼睛,女孩说" 行,能放我回去就行。

  哥两个就把那个黑色的布罩给女孩子套上了。然后又把她的双手反捆绑上了。

  他们一起走出屋子,一起上了车,那女孩子却没有看到,这哥两个随手拿了两把铁锹。

  他们带着两把铁锹,开车拉着女孩子,来到哥哥自己家的祖坟地上,他们把女孩放到车里,两个人很快又挖好了一个坑,然后把女孩子拉下车,推着她说,走吧,往前走就能回家,女孩子的眼睛是被蒙着的,女孩子的手是被反绑着的,她往前走了没有几步,就一头栽倒了土坑里,头下去了,那大腿却在坑边悬着,弟弟跳下去狠狠的往下就踩,那女孩痛苦的喊叫了几声,那凄厉的喊声在黎明前的夜空回荡着,估计她的脊梁是被踩断了。

  弟弟踩,哥哥埋,很快,这条年轻的生命又消失了,消失的那样悲凉,那样凄惨,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