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终于帮老妈解决欲望了
终于帮老妈解决欲望了

在过去的一年裏,经由同学们的耳濡目染,知道了一些男女间感情的事和两
性间的生理关系,我才慢慢地 解到原来年龄三十出头的妈妈,在生理和心理上
都已臻成熟的巅峰状态,却每晚都处在独守空 、孤枕难眠的性饥渴的岁月裏,
是多麽的寂寞和痛苦了,要不是妈妈天生贞静,也不喜欢外出应酬,换了别的女
人早就红杏出墙了。

  可是站在做儿子的立场,我也想不出该如何替她解除这种痛苦,难道要我去
找个男人替她拉皮条好让她解决性欲的问题?那我不被妈妈给打死才怪呢!暂时
就只有好好陪她,再慢慢想办法了。

  世事难料,无法解决的事情往往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有了新的转机。这一
天傍晚的时刻,夕阳西堕,天№满空红霞,我刚从学校裏放学回家,进了大门,
还在玄关脱鞋,嘴裏就亲热地叫着:\" 妈!我回来了!\"

  听到一声若有似无的应声,接着我便走进了客厅,妈妈正斜躺在长沙发椅上
歇息,大概是累了吧!等到我来到她面前的时候,惊讶得差点儿叫了出来,原来
我眼前的妈妈,披着她浅黄色的睡衣,躺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可能她本来正在
睡午觉,被我吵醒的吧!但是现在的她竟然连奶罩都没有戴上,那两颗肥硕细嫩
的乳房,正贴着半透明的睡衣胸前,清晰地显露出来,尤其位于顶端那两粒像葡
萄般大的奶头,尖挺地顶在肥乳上真是勾人心 \"噗滋!\"

  那是大鸡巴干进小肉洞裏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妈妈痛得大叫,道:\" 哎呀!
……我的妈……呀……痛……痛死……我了……快……快停……一停嘛……\" 我
停了下来,道:\" 怎麽啦,亲妈妈!\" 妈妈喘着气,颤抖着声音道:\" 我……我
快……痛死了……小宝贝……你的……鸡巴……那麽大……也……不管……妈妈
……受不受……得了……就……那麽……用力地……干了……进来……你还问…
…呢……你……好狠心……哪……把……妈妈……的小穴……弄得……痛死了…
…\"

  我连忙陪罪地道:\" 亲妈妈!对不起嘛!我从来就没有和女人玩过,第一次
见到你那迷人多毛的小肥穴,心裏头既紧张又刺激,才会这麽沖动地卤莽行事,
而且我以爲你都能生我了,小穴干进去一定没问题,不怕我大鸡巴的插干,我本
来想让你舒服的嘛!没想到却弄巧成拙了,真是对不起了,亲爱的妈妈,你不要
生气,好吗?\"

  妈妈休息了一会儿,语音较平顺地道:\" 好了,小宝贝!妈妈并没有生你的
气,妈妈虽然生了你,但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妈妈的小穴又生得很浅窄,你
爸爸的鸡巴也短短的,不像你那麽粗长,妈妈又有快三年多没有和你爸爸插……
插干了,小穴穴自然会紧缩一些,小心肝!你爱妈妈的话,就更要爱惜妈妈,知
道吗?乖乖!\" 我忙温柔地吻着她,道:\" 亲亲!小穴穴妈妈!我会爱惜你的,
等一下插的时候,你要快,我就快;你要慢,我就慢,要轻就轻,要重就重,全
听你的,好吗?\" 妈妈眉开眼笑地道:\" 这样才是妈妈的乖宝宝哪!好儿子,来
吧!轻……点儿插……进来。\"

  我一听,如奉纶旨地将屁股一夹,用力地一顶,粗长的大鸡巴又干进了三寸
左右。不料又听到妈妈叫着道:\" 啊!……停……宝贝……停一下,好……痛…
…妈妈的……小穴裏……好痛……啊!……胀……胀死了……\" 我一听到她又喊
痛的哀嚎,马上停止不动,望着她那姣美的粉脸,此时却油汗涔涔地显出了疼痛
不止的样子。过了一会儿,见她平静了些,便将她的两条玉腿推向她的双峰旁,
使她那原本就已肥隆耸突的阴阜更形高突,再一用力,乾脆把我还留在阴唇外的
大鸡巴后半截整根都塞了进去。

  这次又听到妈妈高八度的哀叫声道:\" 唉……唉呀!好胀……胀死我……了
……乖……乖儿……呀……胀死……小……穴穴……妈妈……了呀……又……又
痛……又痒……又……胀……啊……\"

  我听了妈妈这种淫浪的叫声和看了她脸上那骚媚妖冶的神情,不由得屁股一
阵抖动,把个大鸡巴头抵紧了她的子宫口直磨着,刺激得她全身一阵子颤抖,原
本就紧窄的阴道,此时嫩肉更是一阵猛缩,一股股的淫液,不停地沖激着我的大
鸡巴头。只见妈妈的肥臀直扭着,樱唇裏也浪声浪语地叫道:\" 啊!……啊……
啊……乖……儿子……快……快用力……插……插吧……妈……妈妈……爽……
死了……唉……呀……妈妈……要被……乖……宝宝……插……插死……了……
嗯嗯……嗯哼……\"

  这时的大鸡巴头被她的子宫花心,包得紧紧的,并且还一松一紧地吸吮着大
龟头,使我舒畅快美极了,于是更是大抽大插起来,次次尽根,下下着肉,兇悍
勇猛地连续干了她一百多下。

  这一阵猛干的结果,使妈妈酥麻地拚命摇摆着她肥嫩的大屁股,来迎凑着我
猛烈的抽插,每一次的用力一撞,她就全身一抖,胸前的两支肥奶,更是抖的厉
害,使她在高昂和兴奋中喜极而泣了。

  这也难怪,妈妈算起来已很久没有被大鸡巴奸插了,小穴穴和丰腴的肉体也
许久未曾享受到异性的抚和滋润了,这也亏是妈妈贞淑的个性,换个另一个女人
的话,早就红杏出墙了,这次妈妈的小穴穴重新开荤,插进了我这根粗长壮硕的
大肉棒,使她长久以来的空虚和寂寞都被这久违了的男欢女爱的甜蜜所补满了。

  我一见妈妈这一付满足娇淫的神态,玩心一起,用大龟头在她的花心上点了
几下,忽地猛然抽出大鸡巴,在她小穴穴口上揉动起来。只急得妈妈用她的粉臂
紧紧地搂住我,媚眼可怜巴巴地望着我,小嘴儿颤抖抖地,像是要哭出来了似的,
眼角上不挣气的泪珠也溢了出来,可怜兮兮地以明白的姿势语言告诉我她的小穴
穴还没吃饱,使我不禁心软了下来,道:\" 好妈妈!你别哭了嘛!儿子不再逗你
了。\" 又将大鸡巴戳进小穴穴裏,一挺下身,就地狂抽猛插起来。

  妈妈在我的第二波攻击下,也玉臀摇摆,上迎下挺地配合着我抽插的动作,
小穴裏的浪水就像是决堤的洪水般,不断地往外流着,从她的屁股沟下,一直流
到客厅的地毯上,小嘴儿裏叫着道:\" 唉……唉呀!美……美死我了……好宝宝
……你……真会……插穴……妈被你……插得……太好了……唔……唉呀……哼
……\"

  她的浪叫声越来越大,浪水和大鸡巴的激蕩声也越来越大,我边插着她,边
道:\" 妈……你的……浪水真……多……滑溜极了……\"

  妈妈继续摇着大肥臀道:\" 唔……哼……都是你……逗得……妈……发……
发浪嘛……嗯……哼……妈妈……美死了……啦……\"

  这时候的妈妈,杏眼微合,蕩态百出,尤其是那肥美的大白屁股,拚命地摇
着筛着,这浪态美色,撩人已极。我插得极兴奋地道:\" 妈……你这时候……真
美……\"

  妈妈喘着气道:\" 唔……哼……别吃……妈妈的……豆腐……了……妈……
这时候……一定……很……难看……嗯……哼……啊啊……\"

  说着,妈妈的动作突然激烈起来,不像刚才那样处处配合着我的动作,玉手
紧紧地抱住我屁股,肥臀没命地往上顶挺着,小嘴裏的浪叫声也更加大声地道:
\" 唉呀……乖儿子……快……快点……用力顶……妈妈要……要死了……嗯……
快……妈妈……要……要丢……出来了……呀……快……啊……啊……\"

  我听妈妈这麽叫,动作也随之加快,打算送她到极乐的境界,大鸡巴浅浅深
深地又翻又搅,斜抽直插,把个妈妈干得满地乱转,欲仙欲死。猛地,妈妈娇躯
一阵颤抖,怠牙咬得嘎嘎作响,子宫口一阵猛振,一大股阴精,洩得地毯上又湿
了好一大片,可是我因爲还没到达终点,依然继续不断地沖刺着。

  身下的妈妈,洩得娇柔无力地哼着,满头长发淩乱地散在地上,玉首不停地
左右摇摆,姿态很是狼狈。过了不久,她好像是被我一直插干的动作,又激起了
欲火,肥臀柳腰又开始配合着我的节拍,再度扭摆了起来。我喜悦地道:\" 妈…
…你又浪了……\" 她从 子裏哼着道:\" 嗯……嗯……小乖乖……都是……你…
…的大……鸡巴坏……唔……唔……\"

  如此足足搞了一个小时,妈妈的小穴穴裏不知流了多少浪水,光是大洩身子
就已是四次之多了。突然,我觉得背脊一阵酥麻,浑身快感无比,拚命狠沖猛干,
大龟头次次插到妈妈的花心上,一股滚烫烫的浓精,直射进她的穴心子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