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巧儿传
巧儿传

巧儿传

不知何年,不知何代,不知哪一个宇宙。
  一片不知何其辽阔的大陆东方,大华帝国的江山社稷已经持续了三百余年。
本朝皇帝励精图治,文臣忠良武将骁勇,百姓亦安居乐业。近年来大华北抵蛮骑,
西和诸戎,倒是数十年无太大的争端。唯有东南、西南海贼猖獗,屡屡骚扰内陆,
令百姓苦不堪言。皇帝不得已实行迁界禁海,派遣精兵良将镇守诸城,亦在北方
港口大兴水军,养精蓄锐。民间亦有数支游骑劲旅,奉旨剿贼,剪恶除奸。
  本朝皇帝开明,东土汉人经商贸易百无禁忌,使得南方诸城一片繁荣,这才
招来海贼觊觎。虽然民间屡遭侵扰,但在这精兵强将保卫下的南部最大城镇——
越平,仍是一片欣欣向荣、歌舞升平。这越平城里有一孔姓大家,四代经商,富
贵非凡。几代家长一向规矩纳、忠心报国、乐做慈善,深得民意。
  孔老太爷现今已年迈体弱,只有一子一女,枝叶不算茂盛,长子已可接触家
族大小事务,读书经商无不优秀,让孔老太爷欣喜有加。小女更是老来得宝儿,
取名梨裳,甚被老太爷疼爱有加。梨裳已达豆蔻年华,年芳十三,平日里众星捧
月、娇生惯养,性子顽劣不堪、调皮至极。半年前的生辰,本不缺仆从的梨裳软
磨硬泡,家母无奈地给她从农家买了个比她岁数小的小丫环供她使唤,当作生辰
礼物。
  越平的夏夜燥热非常,孔宅中的人丁纷纷准备休息。
  梨裳的闺房坐落在大宅中一处安静的小院儿,闺房内已点起了油灯。小院内
白日花团锦簇,招蜂引蝶热闹非常,到了晚间只偶有一两声虫叫蛙鸣,倒也算宁
静。池塘边的小道上树影森森,此时转出一个小人儿影,端着一个铜盆,正往梨
裳的闺房走去。借着屋中灯明才可以隐隐看清楚,原来是个小丫环。
  小丫环名唤巧儿,正是半年前孔夫人给梨裳买来的。巧儿进府时刚满十二岁,
生得娇娇小小,看起来天真烂漫。乌黑的秀发编成了双丫髻,额前留着齐齐的刘
海儿,幼嫩的小脸光滑紧俏,弯弯的淡眉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懵懵懂懂,此时
正有些害怕地四处张望着黑暗的院落。小巧的鼻翼上微微发着香汗。樱桃小口微
微抿着,偶尔露出小小的皓齿咬一下嘴唇,可爱至极。
  娇小的上身穿着一件素色的麻布短衣,衣上用彩线绣着点点梅花。一双小手
端着个铜盆,宽袖自然褪下,白嫩的小胳膊露了出来,正在微微发力。下身也穿
着方便干活的粗麻长裤,裤腿稍稍有些长,隐约露出穿着布鞋的纤纤小足,正一
小步步吃紧的快速走着。巧儿一边看路一边还要盯着端着的铜盆,生怕刚刚从井
里打上来的水洒了出来。紧张的小眼神儿就如盆中的井水一样清澈见底。
  「小姐,奴婢进来啦……」
  怯怯地在门外唤了一声,巧儿端着铜盆用一只小脚慢慢抵开房门,走进屋去。
将铜盆搁在门边的矮柜上,回身插上门栓,又端起铜盆向里屋走去。
  闺房中的里屋便是梨裳的卧室。她只穿着贴身棉布衬衣和亵裤,两只足袋早
脱下来乱扔在地上。此刻正坐在宽大的床边,耷拉着两条小腿,两只白嫩的小脚
正在无聊地一晃一晃,看见巧儿进来,不禁面上一喜。
  「怎么这么慢呀,巧儿~ ?快来快来,热死本小姐啦!」梨裳拿着一团锦扇
正兀自扇着凉风,大大咧咧地分开腿儿,两只小脚丫不停敲打着床边,一点儿没
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来啦来啦……」巧儿绵绵地应了一声,端着铜盆快步走到床边,轻巧地跪
下,把铜盆放在了地上,随手收好了两只乱扔的足袋,叠好放到一边。
  「哎呦呦,呼……真舒服呀!」梨裳迫不及待地把两只秀足伸进铜盆里,井
水的冰凉刺激地她打了一个冷颤。
  「小姐……婆婆说水太凉了洗脚对您的身体不好呢!」巧儿乖巧地跪在盆边,
撸起袖子伸出小手进盆里帮梨裳洗起脚来,看着梨裳全身一颤,她不由得劝了一
句。
  「嘻嘻呵呵!别擦我的脚底板呀!笨丫头!我当然知道啦,不过这样很凉快
嘛!你可不许告诉婆婆和娘亲大人哦?!」梨裳的脚丫享受着巧儿的揉捏,一阵
舒适让她闭上眼,小脸上露出了得意洋洋的舒适。
  由于可恶的海贼侵扰,南方也有贫困的百姓。苦命的巧儿家中孩子众多,父
母养不起她,这才把她卖入孔宅。可自从进了孔宅以后,大部分的家人与下人都
对这个乖巧听话的小丫环喜爱有加。她们口中的婆婆姓王,伺候了孔夫人大半生,
正是她头三个月带着巧儿教会她怎么伺候小姐,怎么当下人。梨裳也没有嫌过她,
对她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让巧儿在孔宅找到了家的温暖,也渐渐地习惯了当丫
环的生活。
  毕竟主仆有别,严厉的王婆婆时不时地也在提醒巧儿。小丫环受宠却也不敢
僭越,时时刻刻为小姐着想,就这样过了三个月,有恬静的巧儿陪伴,梨裳的淘
气劲儿消了很多,连孔夫人都对巧儿非常满意。今晚巧儿被迫端着一盆凉水来给
梨裳洗脚,这要是让夫人知道了,这年幼的主仆二人怕是都免不了责罚。
  巧儿拿过干毛巾给梨裳擦净了脚,便端着铜盆走出屋外倒了。自己从缸中舀
了些水匆匆忙忙地洗了洗手脸,又蹭掉小布鞋褪下小足袋,舀水冲洗了光脚,粗
布擦干后趿拉着布鞋回屋关好门窗,再换上了睡时的白色棉布衣裤。回来梨裳的
闺房时,小主人已经把发髻松开,秀发披散下来,身子放松地倚靠在床头的绣花
靠枕上。巧儿走到床边,褪下布鞋跪上了床,开始轻轻地帮梨裳揉捏起了腿脚,
这三个月来基本上是这一对小主仆每晚的必修课。
  梨裳微微眯着眼睛,看着给自己正捶着小腿的巧儿,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有
了一个小丫环使唤,这比原先小时候伺候她的大丫头们让她惬意很多,这三个月
来她是一天比一天喜欢巧儿。时而有些知心话可以对她倾诉,时而也可以调皮地
捉弄她,无论怎么样温顺的巧儿都不会生气。此刻她一双古灵精怪的眼珠转了转,
对巧儿提了个问题:「巧儿~ 你知道家里的下人若是犯了错误,会遭到什么惩罚
吗?」
  「奴……奴婢不知……」
  这个问题问得巧儿一愣,小丫环抬起小脸害怕地望着梨裳,懵懂地摇了摇头。
  「别害怕嘛,本小姐又不会罚你。你又没做错什么事呀~ !我只是给你讲讲
呢!」
  巧儿松了一口气,她好奇地看着梨裳,一双小手仍在给小姐揉着腿。
  「那群笨蛋小子,自然是被总管爷爷驱使别人用鞭子在下人们面前抽了。要
是丫环做错了事,都会被王婆婆带走,然后带着两个丫头在柴房里惩罚呢~ !嘿
嘿……我曾经偷看过一次!」梨裳神秘兮兮地对巧儿说着。
  「会……会怎么样呀,小姐……」巧儿怯怯地问了一句,正在按摩的小手都
停下了。
  「呐,就拿巧儿你来说吧,王婆婆把你带到柴房以后,可是会用麻绳把你的
手呀、脚呀,捆的紧紧的,用毛巾堵住你的小嘴巴~ !然后再把你绑到长凳上~ !
接着呢,两个丫头会来把你的鞋袜都扒掉~ !然后用刷子在你的脚底板儿上刷来
刷去的,哎呦呦,别提有多痒痒了~ !你想呀,动又动不了,喊也喊不出,那小
刷子会一下下的把你那双小嫩脚丫从脚趾头到脚后跟儿都刷个遍!那得多难受呢
~ !有时候呀,她们还会用手——」
  梨裳的这一通话吓得巧儿心惊胆战,小身子都微微打颤。此时见小姐说到一
半停住了,她连声都不敢吭一声。
  看着巧儿哆哆嗦嗦的样子,梨裳更想欺负她了。
  「就在你的光脚板儿上搔着道道~ !」
  话毕,梨裳猛地一起身,扑倒了跪在床边的巧儿,她年龄比巧儿要大上一岁,
自然多了些力气。双手一伸,便揽过了原本跪着并排晾在床外的两只小脚丫。十
二岁的巧儿秀足生得更是娇小,梨裳定睛一看,这双嫩足还不比自己的脚大,只
和自己兄长的手掌一般大小。巧儿被扑了一懵,不禁急急回头望去。
  脚背儿白皙似雪,脚掌却是粉粉嫩嫩,脚心儿微微凹了一处美妙的弧线,幼
嫩的一颗颗小脚趾头如同小小的春笋苗一样似刚刚冒头,甚是可爱。这双小脚丫
根本不像是属于一个天天干活儿的小丫环,更像如梨裳一般大小姐。眼瞅着面前
这双小小裸足,简直比自己的脚还要柔软,还要嫩滑,梨裳的心里微微生出了一
丝醋意。
  下一刻,梨裳起身压住了不得已趴在床上的巧儿的双腿,双手便在巧儿的光
脚板儿上毫无规律地一下下搔弄了起来!
  「咿咿咿呀哈哈哈……!小姐~ !不要呀~ !嘻嘻嘻…………呵呵呵………
…」
  巧儿自幼未被任何人这样搔过脚底,她平日自己洗脚时偶尔摩擦到脚心都会
打颤,有时王婆婆教她体态时不小心碰了她的腰部或者腋窝,她也会痒得缩成一
团。今日哪知小姐会这样捉弄自己。脚底板儿一下下的搔弄痒得她天崩地裂一般
得难受,嘻嘻哈哈脆脆地笑个不停,又不敢反抗小姐,只能无助地用小手不停拍
打着软软的床,继续咯咯地笑着,只一会儿都快喘不过气儿来了……
  「巧儿~ 你怎的如此怕搔痒痒?这要是做错了事情被王婆婆惩罚,你可是要
丢了半条命呢~ !」梨裳停下了手,仍攥着巧儿的两只小脚丫笑嘻嘻道。
  「呼……呼……奴婢的脚底脏的很,也怕痒的很,求求小姐快快放了巧儿吧,
莫要脏了您的手……哈……呼……」终于得空,巧儿赶紧向主子哀哀求饶起来。
  「哼嗯……一点儿都不脏嘛~ !巧儿可不许说瞎话!日后万一有个不慎被王
婆婆罚了,该有多难受呢~ !今天本小姐就帮巧儿好好」修炼「一下吧~ !」
  「咦?这……这……奴婢……这……」巧儿不敢分辩,急得说不出话来。
  「这这这什么呀~ !忍着点儿哦~ !巧儿可不许笑得太大声,莫让人听见~ !
咦咦~ !你也不许动~ !」梨裳玩心大起,抬手从束着的床幔上解下一条锦带,
随着纱幔松落,那条锦带在巧儿白玉般的脚踝处一圈一圈缠绕起来……
  豆蔻戏金钗,闺中主仆及时行乐。
  纤手搔嫩足,秀榻双娇嬉笑纷纷。
  那调皮的小梨裳从自己尊贵的床榻上跳下,光着脚匆匆踩上自己的绣鞋,随
后搬来一张木凳坐在床角。又解下另一侧床幔束着的锦带,把巧儿已经捆绑严实
的小巧的双足,又缠到床角的柱上系了个紧。两侧纱幔全部落下,一主一仆隔着
朦朦胧胧。
  巧儿大惊失色,小姐下了床让自己躺在床上,这是万万不可的,可是又被小
姐喝令住不许动,这让巧儿心急如焚,不知该怎么办好。随着一双嫩足被结结实
实地捆在了床柱上不得挣扎,她才从尊卑有别的思绪中回到了自己即将面临的
「修炼」上。
  梨裳轻挑纱幔盖到巧儿的秀腿上,继续露出了两只娇小裸足,透过纱幔隐约
可见巧儿的小身子一阵阵颤抖着,不时地还要扭动一下,看来自己的小丫环紧张
的要命。这让刁蛮任性的梨裳更是想好好折腾床上的小人儿。
  被紧紧捆住一双秀足,只有十二岁的小姑娘的力气怎能挣脱又不敢挣脱,巧
儿此时心乱如麻,从不知小姐会这样捉弄自己,即将要发生在她身上的「修炼」
让她紧张万分。可是作为一个小丫环是不可能抗命的,她只能怯怯地望着小姐,
祈祷着小姐能下手轻一些,不会让她那么难受。
  「哎呦?小姐……这……使不得呀……」
  梨裳面带笑意着取来自己的那团香扇,轻轻地开始对着巧儿的两只光脚板儿
扇着风。刚才的一阵嬉戏已经让巧儿的嫩足香汗淋漓,此刻随着一阵阵香风,一
片片湿润晶莹逐渐蒸腾不见,巧儿的脚丫敏感到随着凉风也有些痒痒,此刻她一
阵阵扇动光脚板儿,样子可爱至极。
  「有什么使不得嘛~ !巧儿伺候本小姐好几个月,也该报答一下嘛~ !」
  「奴……奴婢不敢……」
  「好啦~ !要开始了哦~ !」
  「求……求小姐轻点……捉弄奴婢……」
  巧儿那双光裸的小脚丫此刻正被梨裳看了个遍,脚板儿上所有敏感的痒痒肉
即将被肆意玩弄,这让只有十二岁的小丫环羞耻万分。更要命的是随着那一阵凉
风,小丫环隐隐有了一丝便意,却羞于说出口,此刻只能兀自夹紧双腿忍耐着…

  「咿呀嘻嘻呵呵……!痒痒呀~ !嘻嘻~ ……哈哈~ ……饶~ 饶了奴婢吧~ !
咯咯咯…………」
  在床榻上的巧儿透过纱幔,是看不清小姐是怎样捉弄自己的脚的,只感觉一
道道尖尖的东西在自己的脚底上硬硬的刮着,痒得她娇笑不止,小身子在床上滚
来滚去,也挣脱不得被缚在床柱上的嫩足。
  原来是梨裳取来梳妆台上的牛角梳子,横着从头便能把光脚板儿从头刮到尾,
一丝嫩肉都逃不得。发梳上的齿子在巧儿粉嫩的脚底刮出了发白的一道道,又迅
速红嫩复原,让梨裳觉得甚是好玩,便停不下手来……
  「巧儿呀~ 刚才说得不许大声叫笑,这样被旁人听去怎的好呢?」梨裳伸手
扳住了巧儿嫩嫩的脚趾头,使得光脚板儿蜷缩不得,那牛角梳子仍然一齿一道儿
地刮着小丫环的嫩脚底。
  「嘻嘻呵呵……奴……奴婢知错~ !求求小姐饶了奴婢吧~ !咿呀哈哈……!
……」
  「不行不行,本小姐还没玩够呢~ !别笑得这样大声啦,巧儿~ ……」
  「呀呀哈哈……既……既是这样……请……嘻嘻……请小姐将奴婢的口堵住,
不然巧儿实在是忍不住呀~ !哈哈哈~ ……痒痒呀~ ……」
  「哎?!这可是小丫头你自己说的呐~ !」
  小梨裳取来一条手帕,重新跳上床榻,囫囵着就塞进了巧儿的樱桃小口中。
巧儿紧张地用小手揪着自己胸前的贴身布衣,此刻小嘴巴也被堵住了,只能是轻
轻摇着臻首,水灵灵的大眼睛哀求地望着梨裳,不时地从被堵住的小口中传来呜
呜声,正哀哀告饶呢……
  哪知巧儿越是这样令人可怜的样子越激起了梨裳的玩心,这个不知天高地厚
的大小姐竟从柜中取来了一瓶宝贝,这是兄长从西域客商处买来送她的,名字叫
「精油」,听闻是只有在按摩时可以用到,成分不知,珍贵得紧。
  一丝丝清凉开始在巧儿的嫩足上涂抹开来,梨裳认真的很,连脚趾缝都没有
忘掉,直到「精油」彻底包裹了巧儿的两只小脚丫,滑滑腻腻之中使得秀足晶莹
剔透,好看的很。随着梨裳的双手的每次揉搓涂抹,都要痒的巧儿一阵呜呜咽咽,
让梨裳觉得甚是好玩……
  巧儿看不清梨裳用了什么来「爱护」自己的脚丫,如果让她知道是那瓶珍贵
的「精油」,怕是会把这小丫环吓得连连跪在地上磕头。一片清凉过后,随之而
来的却是一阵奇异的感觉,娇小的秀足不知怎的开始燥热起来,使得巧儿万分难
受。更奇怪的是,两只小脚在燥热中同时传来了一阵奇痒,如同被蚊虫叮咬过一
般,让巧儿如坠蚁窟,竟有些期望小姐赶紧搔弄上去……
  「呜呜……!……呜呜呜……!……」
  她们哪里知道来自西域的「精油」成分各异,梨裳的这一瓶根本不适合在东
方女子的肌肤上涂抹。这下可好,只见巧儿被脚丫痒得全身在床榻上乱滚,小手
紧紧抓着床上的被子,又不敢抽出口中的手帕诉苦,只能是呜呜苦叫着。两只小
脚丫竟开始不断互相揉搓起来,不一会儿竟然光脚板儿向后勾的直直的,十颗春
笋苗般的小脚趾完全张开着,颤巍巍地一抖一动,仿佛渴求着有人来抚玩搔弄,
看的小梨裳一窒……
  梨裳此时才发觉出这瓶东西让小丫环不太适应,不过巧儿奇妙的样子让她好
奇无比,她拿过一把巧儿平日用来扫床的毛刷,在巧儿的脚底板儿上快速地刷了
起来!那刷子长度比巧儿的两只并排的小脚丫还要宽,轻而易举地就可以刺激到
光脚板儿上所有的嫩肉!
  「呜呜呜呜……??!!……」
  这似是一种快慰的痒感,每一根硬硬的毛刺把脚底板儿上的嫩肉刷了个遍,
起初巧儿竟停止了呜叫闭上了眼,就好像挠痒了被蚊虫叮咬的红肿处一般舒适。
可是随后而来的另一阵巨痒让年幼的巧儿双眼猛地瞪大,连呼吸都窒住了,只从
喉咙里传来一阵阵悲鸣!
  蘸着「精油」的刷毛刷着巧儿脚底的每一寸嫩肉,似是把「精油」都扫进了
微微张开的毛孔里,那「精油」带来的痒感强烈刺激着脚底的经络。双重的痒痒
已经让巧儿分不清东西南北,下身突然传来一阵急意,巧儿不顾一切的坐起身,
一双小手朝着自己的嫩足胡乱挥着……
  小梨裳被巧儿吓了一跳,她看着巧儿正要拨开纱幔,调皮的她不禁手中的刷
子更加快了速度,完全不顾巧儿难受的样子。刷毛在脚掌刷得更快了,这一阵痒
得巧儿浑身一阵抽搐,仿佛那痒痒从脚丫顺着小腿上来麻了她的整个小身子,年
幼的小丫环怎受得起这般折磨,她最害怕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了,收回小手,她
一把扯出堵在小口中的手帕:「呀哈哈哈……!小……小姐~ !奴……奴婢不行
了呀~ !巧儿痒得要解……哈哈哈……!呜咿咿咿咿……!」
  巧儿被痒得重新跌回在床上,随着一声又细又低的急叫,小丫环反弓着身子,
一双小脚丫绷得笔直任凭刷毛胡乱刷着!亵裤突然「哗」地染了一片,瞬间湿了
锦被布单……吓得梨裳赶忙停了小手。可为时已晚,巧儿的一双小腿儿害怕地抖
个不停,下身还在哗哗的尿着……
  小丫环又惊又怕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脸,低低地呜咽起来……
  小梨裳红着小脸儿,尬得说不出话来,她解开了巧儿脚腕上的锦带,那双小
脚丫一下瘫软着搭在床边,双腿还在微微发抖。「精油」的不良效果看来已经过
去了,但是实在憋不住失禁在小姐的床上,这一大过错让巧儿此时害怕的要命。
  自己会被小姐讨厌吗?会被惩罚一顿或是打一顿被赶出宅子吗?自己的人生
就这样完了吗?以后靠什么过活?胡思乱想的巧儿悲从中来,她刚刚以为自己获
得了幸福,此刻却被自己全毁了,她瘫在床上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任凭下身一片
湿热。小丫环已是绝望了,抽抽搭搭地哭个不停。
  「巧儿……」梨裳带着歉意唤了小丫环一声。
  「小姐!……呜呜……」巧儿听到梨裳叫自己,浑身激灵了一下,赶忙连滚
带爬地下床跪伏在地上。这一动弹倒好,那亵裤还兜着的一流晶莹淋淋漓漓床边
一地,巧儿又悲又怕,跪在地上羞得连头都不敢抬了。
  「哎呀……先擦擦吧……」梨裳不知怎的好,只能先让巧儿清洁一下。
  「小姐!求求您不要赶奴婢走!奴婢痒得受不住……呜呜……小姐……奴婢
再也不敢了……呜呜呜呜……」年幼的小丫环小脸儿上梨花带雨,又不敢大声哭
叫,只是低声边哭边哀求着梨裳,那样子真令人心疼。
  「巧儿~ 快起来嘛,去换身衣服,然后和姐姐一起收拾收拾这里……这次是
本小姐的不对啦~ !对不起啦~ 小丫头~ 姐姐怎么舍得赶你走呢?快快听话,先
去擦洗一下~ !」小梨裳还是懂得大是大非的,她歉疚地扶起了小丫环,充满爱
意地轻抚了一下她的脸蛋儿。
  「啊……小姐!……呜呜……多谢小姐……呜呜……」小丫环激动地又跪了
下去,惹得梨裳又是一阵手忙脚乱。
  ……………………
  巧儿穿着亵衣亵裤战战兢兢地溜进闺房旁的浴房,快速地擦洗了身子,换了
干衣。回到房中只见梨裳笨拙地拆着锦被,不由得心头一紧,赶忙迈着小碎步上
前拉住小姐,让她坐在桌前。她两只小手吃力地从屋外提来一个装水的木桶,往
里洒了些清洁消毒的草药,随后便泼洒出来一些扫清了自己淋湿的地面,又在水
桶里洗干净块抹布,仔细擦拭着床边,想到刚才羞耻的那一幕,泪珠儿又开始在
眼窝中打转。
  这些粗活巧儿在家也曾干过,在孔宅跟着王婆婆学了三个月更是有模有样,
让梨裳根本插不上手。梨裳洗净了手,这时倒是比较安静地坐在桌前,享用着桌
上的糕点和茶水,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小丫环忙忙碌碌。巧儿一刻不停,她拆下
锦被罩子,连被染湿的棉布床单一起收好到脏衣筐里,此刻不知怎的,突然急得
团团转起来。
  「嗯……好吃~ !巧儿?怎么啦~ ?」梨裳刚刚吞下了一块兔子形状的面糕,
此刻看见巧儿来回踱步,好奇地问了一句。
  巧儿连忙又跪在了地上,她脆脆地急道:「小姐……被子床单都脏了……明
日洗不出来……被发现了……奴婢怕……怕……呜……」
  「怎的又跪下来啦~ !起来起来~ !本小姐知道,不就是怕被人发现嘛~ !
去外面今晚洗出来不就可以啦~ !」梨裳满不在乎地说道。
  「可……可是……洗衣房的门早已锁了……」巧儿皱着小眉头怯怯地应道。
  「去池塘边洗不就可以啦~ ?唔嗯…………好吃好吃……呜?!」梨裳又试
图吞下了一块小猪样子的糕点,噎得她赶忙抬起瓷杯喝了口茶水顺下去。
  「奴……奴婢……自己怕黑……」巧儿低着小脑瓜声若蚊鸣。
  「嗨~ !我当是什么呢~ !本小姐陪你一起洗啦~ !走吧~ ?」梨裳起身拍
了拍手,欢快的样子仿佛要出去郊游。
  「……………………」巧儿呆呆地望着梨裳。
  炎炎夏夜,除了一声声虫叫蛙鸣,小院内有两个小姑娘正在池塘边耍着。脏
被子刚才被巧儿搭在栏杆上晾好,借着皎白的月光,此刻的她正在池塘边洗着床
单,被罩子也在池边堆着待洗,此刻的她一点儿也不害怕了,因为自己的主子正
在旁边伴着她。这让她从心底流过一丝丝暖意,全然忘了到现在这个局面是谁
「折腾」的她。
  不会有什么闲杂人等在半夜过来敢打扰到梨裳的休息,所以两个小姑娘穿得
都是简单的亵衣亵裤,裤腿儿都提到了膝盖上面。梨裳正坐在池边,两只小脚无
聊地一下下交互拍打着水面,正轻声哼着小曲儿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发呆。工匠
们当时在梨裳的小院内修得一池活水一直都是那么清澈,让巧儿在这里洗脏单子
也不会污了池塘。
  娇小的巧儿洗床单的样子更是有趣,她先把床单铺到水中弄湿,再用胰子细
心地抹上自己尿脏的位置,然后在浅浅的池边也就能没过脚背儿的位置,把床单
团好,露着污垢的一面向上。接着提着裤腿,用自己两只光光的小脚丫开始上去
一下下踩弄,卖力的小小脚掌每次踩上去,都会溅开片片小水花,随着一下下踏
着发出了咕叽咕叽的声音,泡沫也渐渐多了起来……
  纤足轻踏,瑶池一片白玉涟漪。
  美目顾盼,夏夜两只雏鸟叽喳。
  「巧儿~ ,你刚才怎会……痒成那个苦样子呢~ ?」梨裳坐在一块圆滑的大
石头上,把双腿伸进池中泡着,光看着小丫环洗床单有些许无聊,她不禁调皮地
一笑,调戏起巧儿来。
  「咦?奴……奴婢……呜……」这个问题问的巧儿一窒,她哪好回答,只能
胡乱答应一声,淘洗好了床单,又如法炮制,开始用嫩脚掌跺起被罩来。
  「嘻嘻~ 巧儿刚才那个样子羞得姐姐我都不好意思了呢~ !搔脚底板儿原来
这样难受呢~ !怪不得王婆婆用这方子罚那些笨蛋丫头!」梨裳抬起了脚丫,洒
出一片水花来,她的一双秀足只比巧儿的大一点点儿,同样的娇嫩可爱,此刻点
缀着水珠,在月光下晶莹闪烁,甚是好看。
  「奴……奴婢自幼就怕痒痒……求求小姐下次不要这样捉弄巧儿了……」巧
儿不敢完全不答主子的话,此刻一边踩弄着被罩,一边也说了些求饶的软话,她
是彻底被搔脚底板儿吓怕了。
  「嘿嘿~ !不行不行~ !万一巧儿以后做错了事,姐姐会保护你的~ !才不
会让王婆婆搔你的脚底板儿~ !只有姐姐才可以捉弄你那双怕痒的脚丫子~ !」
梨裳回头冲着巧儿咧开小嘴一笑,温馨俏皮的话语把巧儿也逗乐了。
  「嘻嘻……奴婢一切都是小姐给的,全凭小姐做主……只不过不要再这样弄
得激烈了,巧儿真的受不住呀……」小丫环淡淡一笑,嘴上仍不敢逞能。
  「巧儿~ 你长大以后有什么想法吗~ ?」梨裳转了话题,她突然痴问出这么
一句。
  「奴婢……没有……小姐您呢?」巧儿一下下踩着被罩,好奇地望着梨裳。
  「本小姐将来要游历天下啦~ !将来本朝把海贼打败了~ !我要去他们的小
岛上作威作福~ !吃遍他们的好吃的~ 」梨裳眼珠儿一转,开始吹起牛来。
  「那巧儿……就一只陪着小姐……护着小姐……」巧儿看着梨裳欣然向往的
样子莞尔一笑,软软糯糯道了这样一句。
  「嘿嘿~ !巧儿最好啦~ !」梨裳又回头望着巧儿,对上了巧儿顺从而忠贞
的眼神。
  「噗嗤~ !……」
  「嘻嘻~ !……」
  两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相视一笑。月儿明,风儿轻,池塘中水波粼粼,小道
旁树影迷离。两个稚嫩的白衣身影就在池边,一个娇小的站着踩着两只小脚,一
个软懒坐着踢打着两只小脚,你一言我一语,似是两股清凉拨开炎炎热浪,这一
幅画卷美不胜收……
  第二章戏瑶池风寒侵主,锁柴房痛痒刑婢
  转眼第二日过了日上三竿,两个小丫头还在闺房的床榻上沉沉睡着。昨夜的
疲劳让她们都睡过了头,昨日知道小丫环自己怕黑以后,梨裳便从此让巧儿跟着
自己在偌大的床上一起睡眠。两个小姑娘睡觉都不老实,不知不觉在大床上转转
圈圈睡成了打通腿儿的样子,此刻的梨裳还抱着巧儿的一只嫩足,不知怎的,她
的小脸儿上满是痛苦神色。
  「呜……」巧儿渐渐转醒,眼见自己的一只秀足揣在小姐怀里,不由得惊坐
起身子,连忙轻轻抽回脚丫。刚想叫梨裳起床,却发现了小姐的样子不太对劲。
小丫环连忙在床上跪爬到梨裳身旁查看。
  梨裳气若游丝,正不时地痛苦哼哼一声,看来是也渐渐醒来,但是却睁不开
眼睛。
  「呀?!小姐!您怎么啦!」巧儿连忙把小手搭上梨裳的额头,触到一阵发
烫,让她不禁紧张起来,她连忙摇了梨裳两下,却也不见梨裳苏醒,这怕是昨夜
疯闹过度足底受了寒,发起了烧。
  「梨裳……!都什么时辰了?!还在屋里睡懒觉吗!巧儿呢?!又随着你的
小姐胡来?!快开门!」一阵严肃沉稳的女声从屋外传来,房门也正被拍打着,
这是孔夫人的声音!
  巧儿紧张地又查看了一下梨裳,无奈地急急跳下地,连足袋都顾不上穿,只
踩上布鞋穿着亵衣亵裤便跑出里屋,慌慌张张地打开了房门。只见孔夫人与王婆
婆带着几个丫头,正站在屋外。孔夫人似乎很生气,她严厉地扫了巧儿一眼。
  「怎么回事?梨裳那丫头还没有起床吗?你这身衣服又是怎么回事?你难道
也没起床吗?」孔夫人平和中带着威严叱问着巧儿,旁边立着的王婆婆脸色瞬间
也变得不好看起来。
  「夫人!奴……奴婢……呜……」
  这下完了,巧儿又羞又怕,她颤抖着小身子跪了下去……
  孔夫人低头审视了巧儿一眼,不发一言,携着王婆婆与几个丫头走进里屋去,
巧儿仍跪在原地不敢起身,小脑瓜磕在地上不敢抬头,身子不住的颤抖着。刚三
个月竟然就把主子伺候生病了,小丫环感到一阵内疚,又对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感
到一阵无力。
  「这是怎么啦?!巧儿!」里屋传来王婆婆的严厉的呼喝。
  巧儿呜咽一声,急急走进里屋继续跪下,不敢言语一声。孔夫人正坐在梨裳
的床边,手中拿出帕子正在擦女儿小脸上的汗,焦急地望着生病的梨裳。几个丫
头也不明所以,呆立在一旁,只有王婆婆脸色挂不住了,她转过头对着浑身哆嗦
的巧儿怒目而视。
  「死丫头,你说话!这是怎么回事?!」王婆婆厉声喝道。
  「呜!……奴……奴婢知错!小姐!小姐昨夜用凉水洗了脚……后来又和奴
婢嬉戏一阵……又在深夜去池塘戏水……怕是受了风寒……一切都是巧儿……奴
婢的错……」
  巧儿被王婆婆一声历喝吓了一跳,连头也不敢抬,只对着孔夫人战战兢兢地
把实话吐了个干净,只把自己尿床的事情省略了。昨日虽是一对小主仆一齐戏水,
可巧儿平日劳动的更多一些,身子更硬一点儿,没想到梨裳这千金小姐自己终是
作出病来。
  「小姐无缘无故为何深夜在池塘洗水?你是怎么照顾小姐的?嗯?!」
  「奴婢……奴婢……」
  「说!!!」王婆婆气不打一处来,她历喝一声,吓得旁边几个丫头都颤了
颤。
  「不怪……巧儿……是我不好……我要……玩儿的……」一声细若蚊丝的声
音传来,却是梨裳咕哝了一声。
  里屋一片沉寂……
  「这孩子没什么大碍,如巧儿所说的话,那只怕是受了风寒,不打紧,找个
郎中来看看,去药房抓些药灌了就好了。」孔夫人爱怜地抚着梨裳的脸蛋,平稳
地徐徐道来。
  「夫人莫急,奴婢这就使人去请郎中。小姐平日也活泼好动的很,不会坐下
病根来。」王婆婆不再看巧儿,她回头躬身劝慰了孔夫人两句。
  「娘……梨裳不想吃药……苦……要巧儿喂……」梨裳烧得稀里糊涂,低声
胡言乱语了一句。
  「唉……还不是你平日不听为娘和王婆婆的话,好好睡一下吧,为娘在旁边
看着你。」孔夫人轻轻地替梨裳又擦了擦汗。接着,把视线转向了巧儿。
  「婆婆,这巧儿还是挺尽心尽力的,你看,这屋子倒收拾的干净,这被罩子
床单倒是换洗的也勤快,这丫头还懂得晒被呢,婆婆教的不错……」孔夫人露出
一丝微笑,夸奖起巧儿和王婆婆来。
  巧儿仍跪在地上竖起小耳朵战战兢兢地听着,心儿跳得飞快。王婆婆没有作
声,只是对着夫人苦笑了一下。
  「只是外面晒的被子怎有一大片饸饹?」孔夫人似笑非笑地扫了梨裳一眼,
又探手往榻上摸了摸,在床角突然摸到一阵潮润。
  「呀……娘……别……别探了……呜……」梨裳紧锁着小眉头,低声哀哀求
着。
  「这么大的丫头了,莫不是尿床了……巧儿才半夜给你换被子单子?怪不得
两个小丫头今早都起不来床。」孔夫人哭笑不得地看着梨裳,又看看巧儿。
  巧儿跪在地上听得瑟瑟发抖,心里暗自埋怨自己昨夜洗完床单被罩后,疲劳
的竟然忘了换褥子,直接从柜里拿了新单子铺上了床。这湿乎乎一片还是被夫人
发现了。
  「娘……别说了……呜……都是梨裳不好……」
  好个小梨裳,即使烧得糊里糊涂,仍是护了巧儿,没有让那有趣的「真相」
暴露出来。她颤颤巍巍着把小手捂住了自己的脸蛋儿,做出一副臊得慌的样子,
自己顶了尿床的包。巧儿把头埋在地上,差点儿一下子哭出来,心里满是对小姐
的感动。
  「好了好了,没有人知道啦……为娘不会让她们说出去的,你快睡一下吧…
…都烫成这个样子了……」孔夫人忍俊不禁,她扫了王婆婆和几个丫头一眼,手
抚着梨裳的额头低声劝慰了女儿一句,接着一下下轻轻拍着梨裳的身子。
  「嗯……」梨裳松了口气,小手耷拉下来在床上,眯眼吞了一小口唾沫,然
后随着娘亲的轻拍渐渐睡去了……
  「好了,留两个丫头在这里,陪着我看着梨裳就行了。」孔夫人回头吩咐王
婆婆道。
  「是,夫人。那巧儿……」王婆婆应了一声,又疑问了一句。
  「这里暂时也用不上这丫头了,你把她抱走,这孩子小,你轻轻罚一下就成
了,然后再教教她。做丫环没有个主心骨儿也不行,哪能随着梨裳胡来,用凉水
给小姐洗脚这事儿,以后再也不许了!」孔夫人低头看着梨裳,温柔不失威严地
说道。
  「是,夫人。丫头,还不快谢恩?!」王婆婆宽慰地笑了一下,又转头严厉
地对着巧儿轻喝了一声。
  「奴婢谢夫人!谢谢小姐!」巧儿跪在地上连连磕头。没伺候好梨裳让小姐
生了病,只是说轻轻罚一下,心慈的孔夫人也是看巧儿年纪小,格外开了恩。
  「好了,走吧,笨丫头。」王婆婆使了两个大丫鬟留下,随后来到巧儿身边,
低身只用一只手便把跪在地上的巧儿揽了起来,夹到自己怀里抱住。矮矮胖胖的
王婆婆很有力气,小小的巧儿直接就像从地上被拎了起来一样。
  巧儿呜咽一声,被王婆婆一把搂到了半空中,这便要带下去受罚啦。心乱如
麻的巧儿小脑瓜和两条小胳膊垂着,原本因为着急而胡乱趿拉上的小布鞋「啪」、
「啪」两下掉到了地上,一双嫩嫩的小脚丫子见了光。巧儿有些羞,小脚趾头互
相搓了搓,样子甚是令人喜爱……
  「婆婆,你看看,这丫头的小脚丫子倒是精致的很,嫩的很呢……」孔夫人
坐在床边扫了王婆婆和巧儿一眼,抬手捂嘴轻笑了一下。
  「这……嗨!夫人,这丫头才刚满十二,身子哪儿还不是白白嫩嫩的!」王
婆婆低头瞅了一眼在巧儿在半空中微微发抖的嫩足,忙不迭地和夫人应了一句。
  巧儿听到夫人和婆婆一齐评了自己的身子,羞得不敢抬头说话,小脸蛋儿红
了一大片。
  「下去吧,去请郎中吧。一会儿让厨房端碗粥来,也让巧儿吃口饭吧。」孔
夫人面带笑意地挥了挥手打发了她们。
  「哎,奴婢告退。奴婢这就去。」王婆婆应了一声,让不用在这儿留下的丫
鬟捡起了巧儿的鞋子,随后夹着巧儿就往屋外走去了。
  小丫环巧儿这一早上的心情简直像是乘了风筝一样,大起大落。梨裳小姐没
什么大碍,这让她微微放下心来。但又想到一会儿自己要受罚,听闻昨晚梨裳对
她说的,怕是要搔自己的脚底板儿,让巧儿不由得一阵紧张,小身子又开始微微
发抖起来,在半空中晃悠的两只小脚丫紧张地绞到了一起。
  上午有许多家丁和丫环在孔宅打扫劳作,一路上不免经过了些人。大家都不
明所以地看着王婆婆夹着小鸡仔一样的巧儿往柴房走去,心想这刚来半年就最受
小姐宠爱的巧儿这是犯了啥错?有些受过罚的丫鬟不免暗暗羞了一下,心里默默
地为巧儿担忧。
  「唤绿萍和翠珠进来!其余的散了!」王婆婆走进柴房前回头喝了一句。
  王婆婆在孔宅的下人中地位是最高的,大家顿时一哄而散,唯有两个小丫环
一动没动。这两个小丫环也都只有十二岁上下,穿着一身布衣,衣上都用彩线绣
得是绿枝嫩芽,仔细一看,竟是一对双胞胎!
  绿萍和翠珠相视做了个鬼脸儿,今天又有的玩儿了,她们童稚的脸上带着古
怪的笑意,一齐小跑着跟着王婆婆与被夹着的巧儿走进柴房……
  柴房里有些阴冷,王婆婆把巧儿卸在了柴房左边的一个长凳上,小丫环抱紧
双臂,抬起小脑瓜四处偷偷打量着,发现旁边有一陈旧的木桌,上面尽是些一堆
她叫不出名的工具,还有几捆绳索。那大丫鬟把巧儿的布鞋扔在她面前,她急忙
想穿,却被刚进门的绿萍和翠珠一边拉住了一条小腿儿,动弹不得。巧儿顿时有
些急,她羞恼地左右瞄了瞄和她差不多大的两个小丫环。
  「不用穿了!反正也是要脱下来的。」王婆婆板着脸对巧儿说道。
  「呜……婆婆……」巧儿眼眶一红,可怜巴巴地抬头望着这个教会自己当丫
环的人。
  「你说说你,才三个月,就能把小姐伺候出病来!竟敢用凉水给小姐洗脚,
今天不罚你怎么行?我教过你的你都忘了吗?!」王婆婆严肃地对巧儿说道。
  「巧儿……知错了……求……求婆婆……」
  「你不要说了!」王婆婆大喝一声。
  「还想逃了罚怎的?!夫人饶你,我可饶你不得!」
  「呜……」巧儿被厉声打断求饶,低下头不敢再言语。
  「绿萍、翠珠,巧儿就交给你们了,惩罚她一顿!我还要出门去请郎中,到
中午再放了她,让她自己再去吃饭。」王婆婆生气在巧儿在自己的悉心教导下仍
不懂事,把夫人轻轻惩罚的嘱咐置之不理,连早饭也不让巧儿吃了。左右吩咐一
声后,便带着刚才那个大丫鬟走出了柴房。
  柴房的门关上了,绿萍回身去上了门栓,那翠珠站起身来不住地打量着巧儿,
看的巧儿微微有些怕。刚才婆婆在这儿还让她有些许安心,王婆婆虽然严厉,但
是不会伤害她,此时只有两个她不认识的小丫环和她在这偏僻的柴房里,不知道
接下来会怎么样的巧儿怕的有些微微发抖。
  「怎么?跟了大小姐就以为自己是大小姐了?!咱们都站着你倒坐着?!你
以为你是谁呀~ ?」绿萍锁好了柴房门,回身看到巧儿不知所措地坐在长凳上,
阴阳怪气地损了巧儿几句。
  「巧儿……不是……巧儿这就起来……」小丫环听闻又想穿鞋起身,却被站
在身旁的翠珠把一双小布鞋一脚踢开。
  「这?你干什么?」巧儿不明所以地带着愠怒看着翠珠。
  「干什么?!哼!到了这儿还敢顶嘴耍威风?!我看你这个死丫头就是大小
姐惯的!给我起来!」虽是年纪都差不多大,但巧儿实在生得娇小,那翠珠和绿
萍都比巧儿高一个头。翠珠一手抓住了巧儿的头发,把她薅了起来。
  「呜!……」巧儿吃痛,一双小手无力地把着翠珠的胳膊被强迫拽了起来。
进了孔宅以后哪有人这样对待过她,即使在穷苦的老家时,除了爹娘偶尔的打骂,
也没受过兄弟姐妹像这般的欺辱,此时她一双光裸的嫩足踏上了柴房灰尘满满的
地面,头发被翠珠薅着还不断摇晃,疼的巧儿差点儿掉下泪来。
  「贱丫头!」
  「啪」的一声,绿萍过来抽了巧儿一个嘴巴,翠珠倒是心有灵犀的松了手,
巧儿被打的一下子跌坐在地上,那洁白的亵衣亵裤顿时沾满了灰脏,小丫环一手
捂着被打得红肿的小脸儿,双目含泪,愤愤地看着在她面前的绿萍、翠珠,那样
子甚是可怜。
  「你们……欺负人!呜……」巧儿被打的有些懵,没想到这两个和自己差不
多大的小丫环竟然这般无礼,出手这样重,她一急,又掉下来两滴泪珠儿。
  「欺负人?哼!欺负你又怎么样?到了这儿就是受罚的,我们平时就是教训
像你这样不听话的奴婢的,怎么怎么,你还要反抗怎的?伺候了大小姐三个月倒
把大小姐伺候病了,你倒有理了?!」绿萍不屑地白了巧儿一眼。
  「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可不是在大小姐旁边,你给我听懂了,今天你若不好
好认错,咱们便禀告婆婆和夫人!说你死不悔改!让你回不到小姐身边去!」翠
珠添油加醋地恫吓着巧儿。
  「你还敢看!你看什么看?!我踢你!」绿萍见巧儿似乎是被唬住了,但还
是愤愤地看着自己和翠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上前就狠狠地踢了巧儿的屁股两
下。
  「呜!」巧儿再次吃痛,被踢得小身子打了个滚儿,精致嫩滑的小脸上也染
上了灰,伴着眼泪白一道黑一道,成了鬼画魂儿。她不敢再反抗了,面前这两个
丫头是王婆婆指示惩罚自己的,若是她们说自己的不好,她真怕回不到梨裳那里
去,没有比这更重要的事了,想到这里,巧儿慢慢站起了身……
  「你要怎样?!」翠珠见巧儿爬了起来,上前欲打。
  「巧儿做错了事……对不起小姐……该罚!请两位姐姐惩罚巧儿,但莫要在
欺辱巧儿了……呜……」迫于眼前两人的淫威,巧儿流着眼泪不得已地求道。
  「哼!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给我滚到长凳那儿去,趴着!」绿萍和翠珠这对
双胞胎竟然异口同声喝骂道。
  巧儿停止了抽泣,抬起手擦了擦眼泪,光着脏脏的小脚丫走到了长凳边,随
后慢慢趴了上去……
  那长凳很沉重,木的颜色发乌,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做得。娇小的巧儿趴上去
后,身子还没有长凳宽,她心灰意冷的一动也不动。那绿萍翠珠两个小坏丫环,
取来了桌上的几捆绳索,在长凳边松散开,开始准备要捆绑巧儿。
  其实她们平时是随着王婆婆一起施刑的,那些丫鬟一般都比他们年纪大,她
们不敢在王婆婆面前言语什么,听命就是了,也不敢和比她们岁数大的丫鬟耍威
风。这一对儿坏丫头平时在丫鬟们中间也闹得人缘不好,倒是练就了一身刑罚功
夫,女儿家哪儿怕疼、哪儿怕痒,她们是摸个一清二楚。
  今天见到巧儿这小丫头,她们终于可以作威作福起来。想着巧儿平时吃的用
的都是大小姐梨裳赏的份,而自己吃的都是下人的粗茶淡饭,不免妒意横生。同
样的小小年纪,她们对巧儿一点儿好感也没有,今天有这样的机会,更要趁火打
劫落井下石。
  那绿萍拉过巧儿并排的小脚丫一拽,把巧儿的一双嫩足拽到了长凳的边缘,
按住了巧儿的脚踝后侧。翠珠顺势扯过绳子,一圈一圈的,从巧儿的脚踝一直快
到膝盖窝,贴着长凳紧紧地缠了个结实,绳子都有些勒进了肉里。巧儿的两条小
腿被绑得那么紧,根本无法挣脱分毫,一双娇小裸足挂在长凳边缘,脏脏的脚底
板儿就那样晾着……
  这还没完,双胞胎丫环又来到长凳中间,把巧儿的双手拉到身体两侧。扯过
绳索你一圈我一圈,从肩膀一直到手腕如法炮制,把巧儿的上身也紧紧地绑在了
长凳上,缠得是那么紧,让巧儿直叫痛。这回巧儿整个娇小的身子和长凳绑成了
一体,在凳尾的一双小脚丫痛苦地蜷着……
  「哼,这死丫头身子倒是软的很呢!」
  「一看平常就没有好好干活儿,怪不得小姐会生病!」
  绿萍和翠珠忙活完,对着已经绳捆索绑的巧儿还要损上几句。她们生得没有
巧儿好看,平日也没有巧儿受宠。在刚才捆绑时,触到巧儿娇嫩的手脚和身子,
不免又是一阵嫉妒。你一言我一语的嘲笑着巧儿。
  巧儿此时很难受,身子趴着紧贴在长凳上被绑得动弹不得,喘气都有些困难,
只能侧着小脸贴在凳子上,面上尽是痛苦之色。这两个不喜欢自己的丫环接下来
不知会怎么折磨自己,索性心一横抿着小嘴听着嘲弄也不做声。
  「我倒要看看这小妮子的屁股蛋儿是不是也这样嫩!」绿萍恨恨地看了一眼
被缚得动弹不得的巧儿,上前竟使劲一把撸下了巧儿的亵裤!小丫环美妙的两瓣
小翘臀顿时露了出来!白白嫩嫩地,随着亵裤后面一把被撸到大腿,紧致的小屁
股顿时轻轻晃了一下……
  「你们?!这可使不得!快放开……呜!呜呜!!!」巧儿急了,她使劲摇
晃着身子,却一点儿挣脱不得。看见巧儿叫出声,站在旁边的翠珠拿过一块破布
一把堵上了巧儿的樱桃小口,使劲塞了个严严实实,这下巧儿喊都喊不出来了,
那肮脏的破布让她觉得一阵恶心。
  「你还敢叫?!我让你叫!」
  绿萍气急败坏地取来桌上的一条竹片,回身「啪」的一下,抽在了巧儿的光
滑紧致的小屁股上,臀肉瞬间就打出了一道红印儿!疼得巧儿呜咽一声,身子猛
得一紧,连凳尾的两只小脚丫都绷得直直的……
  见巧儿吃痛,双胞胎丫环都露出了像解恨一般的神色。那翠珠见巧儿小嘴被
堵住,吃痛也叫不得,也取来一条竹片站在了长凳的另一侧,和绿萍使了个眼色,
两个坏丫头就开始轮番地用竹片抽起巧儿的小屁股……
  「呜!呜!呜!……」
  巧儿一声声痛叫着,却全被破布堵在了小嘴里。绿萍和翠珠用那薄薄的竹片
狠狠地抽打她的小屁股,每一下都带着火辣辣的疼痛!幼嫩的臀部立刻浮现出一
道道红印儿,刚刚发麻发痒,又被下一次的抽打击得剧痛。巧儿紧锁着小眉头,
大滴大滴的泪珠儿从眼窝中滴落下来,横着都流到了长凳上……
  被同年纪的孩子这样惩罚,只有十二岁的巧儿怎能受得住?她又羞又急又气
又痛早已哭得不成样子。一通打屁股让她痛的浑身直颤,那本是光滑紧致的臀肉
红肿了一大片,两瓣小屁股紧紧的夹了起来,紧绷着等待一次又一次的抽打……
眼见巧儿痛得闷叫都变了声,双胞胎这才得意洋洋地停下了手。
  「你还敢叫不?嗯?」绿萍阴笑着问道,那笑容根本不应该属于一个这样年
纪的小女孩。
  「…………」巧儿眼泪横流,被痛得无力应答,何况樱桃小口还被破布堵着。
  「啪!」又是一下,翠珠的竹片又落在巧儿的小屁股上。
  「呜呜呜呜……!……」无助的巧儿又吃了这一下,只得挺起臻首不住摇晃,
从被堵住的小口中不住地发出哀叫,似是在求饶……
  绿萍走过来慢慢扯出了巧儿口中的破布,巧儿这才喘出了大气。口中微微发
干,还混着一丝土腥味儿,小屁股还不停传来阵阵的疼痛,小丫环不敢哭叫,怕
面前的这两个坏丫头继续打她,委屈的眼泪只是默默地流着……
  「你服了没?!」绿萍盛气凌人地问道。
  「呜……」巧儿呜咽了一声,微微喘着气,哀怨地扫了一眼绿萍。
  「啪!」又是一下,绿萍手中的竹片又打在了巧儿的臀肉上,疼得巧儿顿时
咧嘴大声哭叫起来。
  「呜哇!……服了……巧儿服了……求姐姐不要再打了……呜呜……呜呜呜
……」
  被扒下裤子看光了女儿家的屁股,又被狠狠抽打了一番,巧儿的自尊心受到
了极大的打击。年幼的她不知该怎么办,在疼痛的威胁下,只能对面前这本应是
一起玩耍的同龄伙伴求饶起来。
  可怜的巧儿一张一合着小嘴儿哭叫,两片儿樱唇都拉出了口水丝儿……
  「我说了不许叫!」可恶的绿萍做出气急败坏的样子,扔掉手中的竹片捏上
了巧儿的大腿,使劲一掐!顿时隔着亵裤掐紫了一块,疼得巧儿「嘶」地倒抽了
一口气,眼泪又冒了出来。
  「我问你服了没?!」绿萍简直像一个小厉鬼,对生活的不公让她把一切都
算在了巧儿头上,她手中还攥着巧儿大腿上的肉,不停地掐拧着。
  「呜!……」巧儿疼地咧开小嘴发出了一声哭吟,随后却再不敢哭出声,只
是抬起臻首不住地点头,被束缚得紧,头部活动不开,有几下额头都磕在了长凳
上……
  「你给我记住了,在这儿,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我让你干什么,你
就得干什么!」绿萍狠狠地威胁着疼得全身发抖的巧儿。
  「好了,该上下一样刑治这个死丫头了。」翠珠有些微微不忍,但也知哪边
近哪边远,她拉了一下绿萍,去桌子上取来了几把猪鬃毛刷。
  随着绿萍松开了巧儿的大腿,小丫环颤抖着哭出了一口气儿。小屁股仍然火
辣辣一片,已经痛麻到发痒,几乎快失去了知觉。小腿和上半身被绳子勒得紧紧,
麻绳的毛刺都扎到了巧儿娇嫩的皮肤里,十二岁的巧儿自小到大从来没受过这样
的惩罚,她感到头脑一阵发昏……
  「哎呦呦!这『千金小姐』的脚底板儿怎的这样脏呢?」绿萍和翠珠取了刷
子绕道凳尾,看着巧儿已是一动也不动的小脚丫,又讥讽了起来。
  巧儿那小小的一双脚丫刚才踩到了满是灰尘的地面,此时小脚掌和脚跟都粘
上了尘土,连小脚趾头都一颗颗染着黑印儿,只有娇嫩的脚心窝是凹陷下去的,
白嫩的可爱。这「黑白分明」的光脚底板儿让双胞胎丫环捂着小嘴窃笑着。
  「还不是被你们弄的……」巧儿没作声,这些话只敢在心里想想,喜爱清洁
的她听到双胞胎丫环这样嘲弄自己,不由得一阵羞恼。
  「听说你用凉水给大小姐洗脚?真是个坏丫头!咱们也应该让你尝尝这滋味!」
翠珠面带讥色,回身在柴房角落的缸里用瓢子舀了一瓢凉水,走了回来。
  「呀!……」巧儿叫了一声,这阴冷的柴房角落那一缸水凉的透骨,此时一
瓢水全浇到了她的一双嫩足上,激得她浑身一紧,一股寒意从脚底板儿凉到了天
灵盖儿。
  「咱们也帮你洗洗脚,你应该感谢两位姐姐呢,呵呵……」绿萍看到巧儿浑
身一激灵,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她直接从角落的缸里弄了一通水来,放在巧
儿的嫩足下方,和翠珠一起开始一瓢又一瓢地用凉水浇起了巧儿脏脏的小脚丫。
  「呜!呜!……呀!……」即使是在炎炎夏日的上午,可在这常年不见阳光
的柴房里,还是那般阴冷。巧儿穿着亵衣亵裤本就冷得不行,现在又被用冰凉冰
凉的水浇着脚丫,一下下激得她浑身都发抖起来,小屁股上还是一阵阵火辣辣的
阵痛,这样的刺激让巧儿一声声呻吟出来……
  「哎呀,这丫头的脚丫子怎么也冲不干净呀,难道她的脚丫子天生就这么脏?」
绿萍一边舀着水,一边讥讽道。巧儿的小脚被凉水冲得蜷蜷着,不时张开一下绷
直,看起来很是难受。黏在脚底板儿上的尘土被冲成了一块块泥巴,有些固执地
冲不下去,就又让绿萍嘲讽了一番。
  「我……我才不是……脏的……」巧儿已经冷的小嘴唇都哆哆嗦嗦着,她颤
着声竟然回应了一句,显然她是决不能允许别人说自己肮脏的。
  「我呸!贱丫头!你个乡下来的没人要的!还敢顶嘴!」绿萍把舀子扔进桶
里,站起身手叉着腰骂道,那童音发出这样的话甚是令人不快。她作势又欲打,
却被翠珠拉住了。
  「咦?你拦我作什么?」绿萍不解地问翠珠。
  「别急嘛,姐姐,巧儿妹妹说得对~ !女儿家当然想干干净净的了,我和姐
姐发发善心帮巧儿妹妹,再洗洗脚丫子不就成了~ !」翠珠阴阳怪气道,这童音
发出这样的话也甚是难听。她对绿萍使了个颜色,递给绿萍一把猪鬃毛刷。
  「哦……!也对,哼哼!死丫头,我让你犟嘴,你给我受着吧!」绿萍接过
毛刷,一边叫骂着,一边回身搬来两个家丁劈柴火柈子时用的木凳,放在了巧儿
的脚边,随后双胞胎一齐坐下。绿萍迫不及待地一手攥住了巧儿左脚的五颗小脚
趾头,另一只手抄起毛刷在桶里蘸了蘸水,直接就刷上了巧儿的脚底板儿!
  「呀哈哈哈哈……!不要~ !不要~ !不要啊哈哈哈哈~ !」
  巧儿小身子猛地一挺,大笑了出来。脚腕严严实实被绑在木凳上,木凳的边
缘顶着脚背,左脚的小脚趾头又被死死攥住,让她一点儿也挣脱不得。那硬毛的
猪鬃毛刷在自己的脚底板儿上来来回回刷着,把残留的污泥都涂满了整个脚底,
那翠珠趁机舀了一瓢水浇了上去,这倒见效,左脚瞬间干净了许多,绿萍的刷子
没有停下,那硬硬的刷毛扫着巧儿脚底所有敏感的嫩肉!
  「呀呀呀哈哈哈……!……不要再弄了~ !哈哈哈哈……!……」
  巧儿挺着被捆得紧紧的小身子仰着小脑瓜受痒,这脚底板儿传来的痒感都盖
过了小屁股的疼痛,盖过了柴房的阴冷,她止不住的大笑着。绿萍和翠珠的「合
作」已经刷洗干净了她的左脚,现在随着凉水的冲洗,绿萍正轻轻地揉搓巧儿那
春笋苗儿般的小脚趾头,不时地还要再抓起毛刷横着在脚趾肚上来回摩擦着!
  「哈哈哈……!巧儿受不住啦……!哈哈哈……!……」
  没有停顿,没有休息,这一对双胞胎丫环又开始对巧儿的右脚如法炮制。巧
儿的小脑瓜不断地摇晃着,笑得眼泪都淌了出来。她开始扭着被缚得紧紧的左脚
腕,想护住被刷毛伺候的右脚,谁知道绿萍来者不拒,只要巧儿把左脚伸过来她
就狠狠地刷巧儿的左脚,无奈的小丫环只好把左脚收了回去,不再保护可怜的右
脚,只是一前一后地扇动着脚板儿,仿佛这样就能解痒似的……
  「这不就干净啦~ !还不快谢谢姐姐?!」
  大功告成,巧儿的两只脚丫从头到尾被彻底洗刷了个干净,凉水激着、毛刷
刷过,巧儿的光脚板儿被弄得通红,粉粉嫩嫩地,又惹地双胞胎丫环一阵妒意。
这双裸足实在是太娇嫩、太秀气了,只不过现在正瑟瑟发抖地缩着,脚掌上浮现
出微微的褶皱,那十颗精巧的小脚趾头也如怕羞的小鸟一样紧紧蜷着……
            卜算子•巧儿柴房受难
  越平有孤伶,人市幸遇主。数月勤恳伺候忙,不慎遭人妒。
  秋草笞香臀,鬃毛搔足苦,涕泪交加欲脱逃,怎奈身紧缚。
  「这贱丫头的脚丫子怎的这般怕搔?」绿萍冲着翠珠坏笑了一下。
  「是呢,从未见过只刷了两下子就痒成这般的……今日便有的耍了……」翠
珠一只手捂嘴轻笑,一只手拂过巧儿的脚底。
  「呜……」巧儿轻哼了一声,刚才的「洗脚」已经让她筋疲力尽,小脑瓜搁
在木凳上,不住地喘着大气,嫩足受到手指拂过,又是颤抖一下,极力躲避着搔
弄。
  「哼!快午时了,该亮真本事了~ !今日非得让这贱丫头好好受受苦!」绿
萍不屑地扫了巧儿一眼,回身在桌上取来了一条细细的草绳,又坐在巧儿的脚边,
这回开始捆绑起了巧儿本就不大的两颗大脚趾头。
  年幼的小丫环今日已遭了这么多难,听闻这时原来还没完,不禁吓得浑身直
哆嗦。感觉到小脚趾头又被揪住,不免紧张地乱抖起了脚丫,妄图躲过绳缚,这
怎么可能?两颗大脚趾终是被绿萍一把攥住,那细细的草绳在脚趾肚缠了几圈打
了结,便被绿萍伸手向下一扯,瞬把两只小脚丫完全张开,那光脚板儿上所有敏
感怕痒的嫩肉又一下子暴露出来,等待着接下来的惩罚……
  「求求……两位姐姐……饶过巧儿吧……」没精打采的小丫环不管多么讨厌
两人,此刻要继续被搔脚板儿才是她最怕之事,她违心地低声哀求了起来。
  「你给我住口!犯了错没受完罚,怎的,还想抵赖?!」绿萍厉声叫道。
  「莫和这丫头废口舌,我们只管搔的她魂不守舍便是……」翠珠在另一张矮
凳坐下,平视着被自己清洗过,那双精巧秀丽的嫩足,心中妒意更盛,恨不得要
捉弄死巧儿。
  「呀呀哈哈哈哈……!别搔了~ !哈哈哈哈……!求求你们~ !呀哈哈哈~ !
……」
  绿萍一手拽住系紧巧儿两颗大脚趾的细绳,另一只手在巧儿的左脚板狠命抠
弄起来,脚底板儿上的嫩肉被她一下下抠的发白,毫无规律地一下下刺激着巧儿。
而右脚则是翠珠用双手攀上,用尖尖的手指甲在光脚板儿上肆意刮挠着,那一道
道搔的巧儿花枝乱颤,整只脚丫都被照顾了个利索。
  「呀哈哈哈……!放了我吧~ !巧儿受不住呀~ !哈哈哈~ !……」
  求饶毫无作用,那绿萍开始用三根手指头来回挠着巧儿的脚底,从脚后跟到
脚趾肚,就这般一次次重重地施刑。而翠珠则继续用手指甲轻轻搔弄巧儿的右脚,
十根手指都用上,就像拈花一样的力度,在巧儿怕痒的光脚板儿上游走着,偶尔
还要伸到那五颗春笋小苗儿之间,轻搔脚趾肚的嫩肉,又搓弄细小的脚趾缝儿…

  「呀哈哈哈~ !……啊~ !……哈哈哈~ !……」
  巧儿已经快笑哑了喉咙,刚才那般「濯足」已经让她痒得不行,此时这样的
惩罚简直让她堕入了十八层地狱。年幼的小丫环实在太过怕痒,她恨自己,恨自
己那双敏感的脚丫子,让她此时生不如死。现在痒得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只能是无助地大笑着,鼻涕眼泪一齐流了出来,有些沫子都侵到了小嘴里,那样
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啊呀哈哈哈哈~ !……别搔那儿~ !不行啦~ !哈哈哈哈哈~ !……」
  这惩罚已经快持续了两刻钟,一肚子坏水儿的双胞胎丫环在巧儿的小脚丫上
你来我往。若是绿萍轻搔起来翠珠便以指甲重重刮搔,如果翠珠轻拂脚底绿萍便
狠命抠挠,让被捆得严严实实的巧儿激烈地受着痒刑。两人都在找着巧儿这敏感
的脚底板儿上最怕痒的部位,直到绿萍感到有一处只一搔巧儿的脚丫就会拼命般
地挣扎!
  「这贱丫头的死穴就在这儿了!」绿萍扯住细绳,她指着一处给翠珠来看。
  「不是不是,我看是在这里呢!」翠珠抬了抬下巴,手指也指向一处。
  绿萍发现的本就是最简单的地方,巧儿那双小脚丫的脚心窝平时根本不接触
地面,是最最敏感之处了,每次被她的手指甲或重或轻地刮过,小丫环都要痒得
脚丫妄图扭曲起来,大脚趾头扯的草绳快让绿萍拽不住。而翠珠发现的则是颗颗
小脚趾头中间的嫩肉缝儿,每次只要用手指头轻轻捻进去,巧儿未被缚住的其他
春笋小苗儿都像受了暴风雨一样地直打哆嗦。
  双胞胎坏丫环相视冷笑了一下,二一添作五,互相帮助。翠珠伸出双手便在
那小脚丫上最嫩最嫩的脚心窝用手指甲搔挠起来,不轻不重地给予了巧儿最激烈
的痒感!而绿萍则一只手死死拽住下方的草绳,另一只手挨个在巧儿那小脚趾头
之间的嫩肉缝里扣弄,一个也没有放过,时而还要转变手型去用指甲轻搔巧儿的
脚趾肚……
  「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巧儿已经快要疯掉了,她小身子从未有过地用力挣着,那一道道麻绳深深地
勒进了肉里。小脑瓜就如同拨浪鼓一般地左右晃动,把脸上的泪珠儿鼻涕都洒落
在地面和长凳上。平日水灵灵清澈澈的大眼睛此时一会儿紧闭、一会儿无神地瞪
着,樱桃小口已经咧到最大,笑到抽搐时只能发出无声地嗝着……
  阴冷的柴房,又被冰凉的水激过嫩足,巧儿早有了一丝尿意……
  那年幼的小丫环,小身子被捆了个结结实实,最敏感怕痒的小脚丫就这样受
着剧烈的痒刑……
  光脚板儿上受的每一下,都仿佛要把巧儿的心肝肺儿掏出来洗涮拾掇那样的
痒!
  「哈哈哈哈~ !巧儿知错啦~ !哈哈哈哈哈哈……求……哈哈哈哈哈~ !…
…」
  绿萍见巧儿笑的如此疯狂,竟然恼了起来,就好像巧儿这可怜的样子不是她
弄的一样。她站起身来,又拿过竹片,开始一下下抽打着小丫环一直兜露在外面
的两瓣小屁股!抽打的是一下比一下重,都快皮开肉绽了!
  而翠珠则拾来一把平日用来扫床的大猪鬃毛刷,正是巧儿昨晚已经领教过的
那种样子。她一只手接过绿萍放开的草绳,使劲向下拽着,另一只手拿起毛刷在
巧儿两只最嫩的脚心窝狠狠刷着!那每一根硬毛都旋着钻着巧儿脚心窝里的痒痒
肉儿,简直要刷烂了!
  「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呀~ !疼死了~ !痒死了~ !巧儿要死啦~ !
哈哈哈哈哈~ !呜~ !呜~ !唔~ !坏了~ !要坏了~ !呜咿咿咿咿~ !!!…
………」
  绿萍和翠珠惊地不约而同地停了手。
  「哗」的一片,巧儿痛着痒着尿喷了出来,亵裤瞬间打湿了,一滩晶莹顿时
在长凳流开,顺着凳子边缘滴滴答答地淌了一地……
  巧儿感觉身子已经不再属于她,魂儿好像画着圈儿飘了出去,她两眼一翻,
昏了过去……
  「哗啦」一声,巧儿的小脑瓜被泼了一瓢凉水,激得她终于悠悠转醒过来…

  双手都没有了绳索,无力地垂挂在长凳两侧;有绳索缚过的地方一阵阵地跳
痛,整个后背和小腿肚子上布满了红印儿;身子也被放开,只能疲劳地瘫软着趴
在凳上;湿漉漉地亵裤已经提上,尿水沾着被打得发紫的两瓣小屁股,一阵一阵
地疼痛;散乱的秀发刚被浇成了一绺一绺,一滴一滴地滴着水;一只小脚丫都被
痒得抽了筋,弯弯地扭曲着搁在地上……
  除了刚刚泼在巧儿脸上的那一滩,地上和长凳上的尿痕水痕大致都被擦扫了
个干净,只是小丫环的裤裆还捂着湿热。可怖的工具和绳索在桌上重新摆好,矮
凳搬回了原位,连水瓢和水桶都正被翠珠放到大缸旁收好。现在基本上看不出来
这阴冷的柴房里有过酷刑的样子了,当然,除了瘫在长凳上的那个可怜的小丫环
……
  「到午时了,你有力气了就回去吧,休要在这儿继续装死!」绿萍提心吊胆
地看着巧儿,见她悠悠苏醒,马上板起脸来骂道。
  「妹妹,我们可能有些使了劲儿,但也是王婆婆的吩咐,莫要怪我们呀……」
翠珠倒是唱起了红脸,似乎有些愧疚。
  巧儿无力地瘫着,小脸儿上泪落成河,樱唇微张,她无声地抽泣着,小胸脯
贴着长凳一颤一颤。带着受了委屈的苦楚、带着受了欺负的愤恨,带着极大的不
理解,她哀怨地看着刚刚折磨过自己的同龄丫环……
  「你你你自己好自为之,下下次落在我手里比这次还惨!这次就先放过你啦!
如若你敢回去对小姐说我们有不是,看看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走啦走啦!」绿
萍结结巴巴地恫吓着巧儿,她似乎有些紧张,回身拽着翠珠的袖子打开柴房的门
闩,往外走去。那翠珠有些内疚地望着巧儿,但还是绿萍被生生扯走了。
  柴房的门虚掩了起来,一线正午的阳光射进来,正巧地照在巧儿的小脸上,
让她眯上了大眼睛,终于,她感到了一丝温暖。外面,在那鸟语花香的小院儿,
在那池塘边上的闺房里,在那像亲姐姐一样的主子身边,才是能让自己安心的地
方……
  小丫环趴在长凳上默默地哭了一会儿,良久良久,终于开始慢慢起身……

【完】